??? 星际宠婚也撩人_第284章 - 深圳福利彩票
设置
阅读主题:
正文字体:
字体大小:
页面宽度:

星际宠婚也撩人_第284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ilyh.com.cn/xiaoshuo/20/15640/284.html
文章摘要:星际宠婚也撩人_第284章 ,浊水千红专注,教体早盘小萝卜。

小说:深圳福利彩票 字数:2500 更新时间:2018-05-11 22:26:56

丫头,过来看看,这是我给你的添妆!”

老太太让嬷嬷拿出一个盒子,是从她的嫁妆里挑出来的。

又见一套精致漂亮的头面。

老太太这套是纯金的,雕的花纹很精细,价值应是不比玉质的差。

“多谢太太!”叶紫连忙道谢。

庶福晋说白了就是侍妾,不像侧福晋是能记在皇家玉牒上的。

还只能带一个陪嫁丫头,与一只妆奁。

难怪三太太会哭了,三房原本给二姐准备了一百多抬的嫁妆呢,还有良田与铺子。

这下倒省事了!

既然已成定局,叶紫倒宁愿不受宠。最好不要洞房、永不要见阿哥。

不然,她还得想个法子,看该如何蒙混过去。

叶紫出了主院,往二房的正院行去。

该给嫡母请安了。

伯府里规定,除了初一与十五要请安,平时不作强求。

叶紫这个身体的生母,早已不在。

二房嫡母富察氏,虽不怎么带见她这个庶女,却也从不少她吃穿与用度。

不是自个生的,能做到这个地步已很好了。

总的来说,伯府里的风气还算不错。

兄弟姐妹、婆媳妯娌间虽然免不了有摩擦,却没其他府上有那么多的yīn私与龌龊。

很适合叶紫这种没宅斗技能的混着。

伯爷与老太太都还健在。

大爷泰保,任副护军参领,大房以后是要承爵的。

二爷东保,叶紫这个身体瑾芷的阿玛,管着伯府庶务,虽没一官半职,手头却阔绰。

三爷张保,是从五品员外郎。

官职虽不大,有伯府这个靠山,官场上还算混得风顺。

三兄弟都是嫡出,全是老太太的亲生儿子。

各房的关系还算和睦!

富察氏见到庶女,真心不怎么快活,可知道三丫头被二丫头给坑了,心里又不落忍。

怎么说这也是二房的姑娘!

“我听说你三婶给你添妆了?”

见叶紫应是,富察氏又道:“按府里公中的例,嫡女嫁妆是五百两银子,庶女是三百两银子。”

这不算少了。

叶紫私下换算一下比例,一两银子大概是地球现代的两百块,三百两银子就差不多六万块了。

“另嫡女一座京郊的庄子,并两个铺子。庶女是京外的庄子,与一个铺子。”

居然还有房产,伯府倒也算是大方!

“我与你阿玛商量着,二房再给你添上二百两。”

二爷东保管着伯府的庶务与田庄铺子,手头很是宽裕,并不太在意银子,但明面上不好多过公中的。

其他两房见了,也不会太多心!

“多谢额娘!”

叶紫赶忙道谢。

这里是凡人的时空,多一点银子傍身,进了狼窝,心里也多了些底气。

即便以后逃跑,也有资本。

叶紫早已打算好,先在五阿哥府上呆一阵,再慢慢策划着逃走。

开玩笑,她怎么可能一辈子做别的男人的小老婆。

即便是寄住的身体,那也不行!

否则,如何跟阿漠jiāo代呢。

至于她为么不现在逃跑,那怎么行?

老康下的指婚圣旨,她要是现在逃了,会带累整个伯府的。

叶紫既然穿越到他他拉府上,可不想结下这么大因果。

等到了阿哥府,呵呵,那就不好意思了。

人都抬到府上了,为么要跑?

是不是受委屈了?

偌大的阿哥府居然看不住人,伯府不去讨个说法,就已经憋屈死了,还想把锅丢给伯府?

那么伯爷估计也要豁出命去,哭给老康看了吧。

叶紫想的,倒也没错!

“我私下给你添一百两银子!”

富察氏喑叹一声,心想到了里面还不知怎样呢,顿了顿又道:“庄子与铺子都给你兑成银票!”

这种境况下进了阿哥府。

止不定这辈子就没机会出来了,田庄与铺子的陪嫁就显得没必要了。

“一切由额娘作主!”

银票好啊,携带方便啊!

叶紫索xìng当起了甩手掌柜,其实她也做不了主。

富察氏想了想又道:“你阿玛前段时日刚好整了一些上好的黄梨木,正好给你打一只妆奁。”

唉,庶福晋只是叫着好听,其实就是妾。

比通房丫头好那么一点。

可三丫头这个状况,没准还比不上通房丫头呢。

嫁妆就只能带一样,只好把妆奁打得厚实些了。

“谢谢阿玛额娘!”

富察氏也算是实诚人。

叶紫就更不好意思在出嫁前就跑路了。

第278章三房的瑾蓉

叶紫回到西侧院,吃过午膳。

让春兰守着门,躺下歇午觉。

其实,她是拿着三太太与老太太送的头面,进了命牌空间。

傲娇的养灵池,果然没有看上三套头面。

真是太矫情了!

尼给姐等着,以后回幻之酒店,准撑死尼!

叶紫无奈地出了空间。

唉,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,等进了五阿哥府,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机会逃跑呢。

不跑路,就更没机会去外头寻找天材地宝了。

她严重怀疑,这个时空到底有没有宝物?

想到养灵池里那两件勉强算得上的灵物,光供应命牌都不够。

只得靠运气碰了,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“姑娘,可是到时辰了,该起了!”

春兰很是尽责地准时叫醒叶紫。

“秋杏刚刚过来说,晚些时辰二姑娘要过来看您呢!”

三房嫡女瑾蓉,不是被禁足了么?

叶紫真不想见她!

这个坑妹货!

快到晚膳时,瑾蓉过来了。

看她有些急喘的样子,应是瞒着老太太偷偷过来的。

“三妹妹,你不要怪我!”瑾蓉一进屋就梨花带雨地哭上了: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她哭得很是伤心,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叶紫:“……”

到底谁被谁坑了?

这都什么人啊!

叶紫恨不能伸手狠狠地扇丫的一巴掌!

春兰柳眉倒竖,愤恨地道:“二姑娘怎就哭上了,难道别人还会以为是我们姑娘欺负了您?”

整个伯府!

啊,不,整个京城谁不知道是尼坑了妹妹!

“都是我害的!”

瑾蓉好不容易擦干眼泪。

她咬了咬唇,心想,就算三妹妹恨她,她也不会后悔!

只要一想到前世所受过的委屈与寂寥。

瑾蓉不得不狠下心,搏上一把。

“三妹妹,听我说。等你进了五阿哥府,谁都能得罪,千万不要去得罪刘佳氏,那位才是五阿哥心尖尖的人儿!”

前世的她真是傻透了